5分28

                                                                        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6-04 13:46:23

                                                                        而美国政府以诸多强硬手段威胁中国批准复飞之后,更使得复飞从一个技术性问题变成了一个尖锐的政治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想要通过“极限施压”使中国批准美国航司复飞基本不可能了——过去两年的中美贸易战让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国政府是不会对“极限施压”低头的。

                                                                        当然,排除中美之间越发紧张的局势以及越来越快的脱钩速度等政治因素,中国也有着充足的理由不批准美国航司执行中美航线,那就是防疫原因。目前美国由于“放弃治疗”的防疫措施,使得美国疫情爆发3个月后依然维持着每日新增两万多确诊的惊人增速,而其188万确诊更是冠绝全球。在这情况下中国正处于“外防输入、内防反弹”阶段,严控境外输入型病例,对中美航线的登机旅客采取了极为严格的防疫措施。

                                                                        在4月时美国三大航司就表达出了想要恢复航线的欲望,然而四月时美国那失控的疫情使得复航成为了天方夜谭。而到了5月美国准备全面“复产复工”之际,三大航司的复航意愿越发强烈了。虽然就算恢复航线也飞不了多少航班,飞往中国机票的价格再贵那也是运量有限不见得有多少营收,但总比飞机趴窝、员工无所事事要好。而且若能复飞中美航线,对于美国航司来说可是一个资本市场上的重大利好消息。

                                                                        在1月底中国爆发新冠疫情之后,美国三大主要航司的员工要求公司停飞中美航线以确保员工们的身体健康。而在当时中美航线的客流量急剧降低,从经济角度考虑继续维持中美航线并不符合航司的利益。而且由于美国航司的机组人员平均年龄较高,属于新冠病毒高危人群,美国三大航司由于员工原因选择停飞也是可以理解的。

                                                                        会议期间反对派议员陈志全、朱凯迪突破冲出主席台,有议员指陈扔出一物体,内藏有白色的虫,代主席李慧琼随即宣布暂停会议。朱凯迪事后称是“有机肥料”,大批警员于下午1时10分抵达会议厅调查。随后于下午4时45分复会,并改于其他会议室进行。

                                                                        香港特区政府于2018年初就国歌法提出并推动相关本地立法工作,特区立法会于2019年1月完成《国歌条例草案》首读程序并进入二读阶段,原定于2019年6月恢复二读,但因“修例风波”及立法会内务委员会长期停摆才延至2020年5月27日进行。

                                                                        彭博社关于美国威胁停飞中国航司的报道。比较意外的是,彭博社“贯彻”一中原则,配图使用的是台湾地区中华航空(China Airlines)的飞机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中国政府从没停止美国航司的中美航线,只是在美国航司主动停止了中美航线之后想要恢复时没有同意。当然,中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有绝对的权力可以停飞任何一班国际航班。美国航司有着停飞中美航线的自由,相应地中国也有不批准复飞的自由——毕竟中国不是一个“公共厕所”,也不是一个“殖民地”,让美国航司想走就走想来就来。

                                                                        就反对派提出的21项修正案,建制派议员表明全数反对,他们批评反对派议员将国歌法妖魔化,并强调支持国歌法是理所当然。民建联周浩鼎严正驳斥反对派不想政府加大宣传国歌教育,是与立法原旨背道而驰,呼吁市民不要被反对派议员所误导。

                                                                        经民联张华峰表示反对修正案,因为修正案将侮辱国歌的罚则降低,但侮辱国歌是践踏国家尊严,是严重罪行,应给予阻吓性的罚则。他强调国歌是国家的象征,尊重自己国家和国歌是每一个中国人应有之义,因此十分支持国歌法立法。